香港申通
香港申通 » 文體 » 體育熱點 »

中考體育測試將與語數外同分值 體育課真的要翻身了嗎?

國家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研製組組長季瀏。

國家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研製組組長季瀏。

教育部體育衞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峯。

教育部體育衞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峯。

孩子們正在踢足球。

孩子們正在踢足球。

沒想到體育課老師最近又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熱點,原因是在青島有一位體育老師當上了班主任,不出意外,被投訴了,理由之一就是體育老師怎麼能勝任班主任呢?對這個問題,日前教育部的相關負責人在發佈會上回應,希望體育老師當班主任不再是問題,而能成為一個時髦。近日,中辦、國辦關於學校體育工作的中央文件也正式印發,中考體育測試將逐步提高分值,甚至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將達到跟語數外同分值的水平,更不要説配齊配強體育教師,開齊開足體育課,體育課真的要翻身了嗎?

體育老師當班主任

揹負着社會巨大的負面評價

目前,體育老師絕對數量還很少,而能武能文當班主任的體育老師更是稀缺資源,其實際效能需要被充分重視和挖掘。日前,中辦、國辦出台重要文件強調,中考體育將逐年增加分值,到2022年,更要配齊配強體育教師,開齊開足體育課,學校工作中體育老師將被擺在極端重要的位置。但不久前,青島一所中學體育老師當班主任卻被人反對和投訴,當地有關方面進行簡短回覆後便不了了之。

教育部體育衞生與藝術教育司司長王登峯表示,我們希望將來體育老師做班主任能夠成為時髦,體育教師當班主任,能夠讓孩子們形成一種陽光向上的性格,將來在校園裏扮演的角色可能也會越來越重要。

上海風華初級中學的吳萍是一名已擔任五年班主任的體育老師,如何利用體育的規則意識,讓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們,既能用好腦、健好身又能保持個性,是她一直想調和解決的問題。吳萍説:“沒什麼規矩,我一直跟他們講,什麼時間做什麼事情,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我注重的是學習習慣的一個養成方面,讓他們培養這種行規,有規矩。”

在每個孩子的課桌上,吳萍貼了一張自創的班級“七步規範”,正如在體育中,利用好規則和邊界控制身體,學習生活中也要養成控制時間等要素的自控力,以迎接未來可能的高壓和高強度考驗。吳萍説:“該表揚的表揚,該批評的批評。在學校裏認真去觀察他們每一個人,發現問題我會及時跟家長溝通,然後有的家長就跟我也會溝通,他(家長)説對,我前一段時間怎麼發現他什麼問題了,老師您也看到了,也知道了。”

體育可以對節奏進行精準把控,吳萍充分利用這一點,觀察發生在孩子們身上的細枝末節。相比語數外等老師當班主任,她無需陷入繁忙的作業批改和備課中,有更充分的時間和孩子們待在一起。她説:“你如果是班主任,是主科老師,就是班主任效應,這是很明顯的,那麼學生都是喜歡這一門功課,肯定是三門(語數外)功課裏面最好的。但是這樣的話,就出現了偏科的學生。像我們班偏科的現象不是很多,極個別,他們(主科老師)有的時候就説,還是讓副科老師來當班主任比較好,因為這樣他們也輕鬆一點。”

在很多人看來,體育老師就是副科老師,體育好等同於學習差,“你的語文課是體育老師教的”,成了人們的口頭禪和刻板印象,體育老師跟其他老師原本是同等資質的要求和巨大潛能被輕視,揹負着社會巨大的負面評價。

上海風華初級中學校長堵琳琳説:“實際上家長最擔心的,就是你體育老師是班主任,問他,我們的孩子語文怎麼樣,數學怎麼樣?不知道,那家長我相信,一定是會產生很大質疑的。所有的班主任老師,你要跨出本學科,你要去關注學生的全面發展,因為班主任老師和學科教師最大不一樣的地方,是承擔着重要的育人責任,是靠我們班主任老師,在長期和他交流交往過程當中去引導和教育的。”憂心於學生的體質,堵琳琳和同事將原本是三節體育基礎課加兩節自由活動課的規定,變成四節體育課加一節自由活動課,體育老師的充沛時間和精力可貫穿學生始終,有的逐漸成長擔任了學校要職。

其實體育老師當班主任或者如上海某所重點中學是體育老師當校長,都再正常不過,但是當過去很長時間,“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學生的命根兒。”體育課不用考,也不涉及分數,想引起家長和社會的重視不那麼容易。但是今後,體育中考要達到跟語數外同分值的水平,雲南今年入學的初一新生就率先在三年後中考時,面臨體育分值調到100分的新嘗試。考有了,分重了,但是體育會不會也走進應試教育的怪圈?

中考體育將達到和語數外同分值水平

是否會陷入應試怪圈?

中考體育要逐年增加分值,未來將實現與語數外三大科目同分值。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的最新發言,成為了熱門話題。過去,老師和家長常説,重視不重視,關鍵看考試,這一次,當考試的指揮棒指向了體育時,體育課終於得以翻身。

雲南師範大學實驗中學校長李幼芹説:“我個人認為,身體素質和體育考試具有一致性和統一性。體育考試是手段,目的在於督促孩子加強平時的體育鍛煉,增強身體素質。”

在雲南,去年底就發佈新規,提出2020年秋季學期入學的初一新生,中考體育滿分為一百分,與語數外三科同分值,這也意味着,雲南成為了全國首個在中考時把體育放置在與語數外同等位置的省份。

國家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研製組組長季瀏説:“考什麼就教什麼,全社會家長學生重視什麼,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但在實踐過程中,實際上是説起來重要,做起來次要,忙起來就不要的一個局面,所以通過增加體育分值,語數外同樣的分值,一定會促進全社會來重視體育,領導學生積極去鍛鍊。”

長久以來,體育在升學評價體系中所佔份額不高,導致了各地在增加課時、補齊師資、提升硬件設施等方面缺乏直接的動力。然而,長期對體育教育缺乏足夠重視,也使得目前學生的身體素質,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王登峯説:“就從視力不良這個問題來講,已經到了非常嚴峻的情況。另外就是體質健康,我們跑動的肺活量,這個肥胖等等這些問題也是越來越嚴重。體質健康下滑還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需要採取各種措施去進一步強化學校體制,來確保孩子的身心健康。”在王登峯看來,提升學生的身體素質,其實並非體育教育的唯一目的。事實上,通過體育科目的學習,學生也能獲得綜合素養的提升,學會合作、學會堅持,操場也可以成為最佳的課堂。

開足課時,備齊師資,隨着中考新政到來,老師和家長越來越重視孩子們體育科目的學習,但是體育怎麼考,仍然是社會關注的問題。以近年來各地中考的實施情況看,考試科目仍以體質和體能測試為主。

王登峯説:“體育中考它的測試內容和測試方法,相對來講還是比較單一的,也就是説更多是體能和體質健康方面的一些測試,但是也出現了一些情況,比如説我們體育中考考的科目是引體向上,那麼體育課可能就主要精力放在引體向上上,其它的都不教了,這是一個應試化的問題,也就是體育中考考什麼,學生就練什麼,其它的都不去練。”

雲南初一學生家長袁女士説:“現在很多家長都非常想了解,要怎樣針對性地對孩子進行一些訓練,要訓練一些什麼樣的內容。我們最終讓孩子能夠拿到好的體育成績,現在真正納入正規考試的,佔到100分這樣的範疇,作為我們家長其實還是挺想讓他拿滿分。”

體育分值的提高,勢必會引起全社會對體育學科的重視,但也有人擔憂,中考指揮棒下,會不會催生出以應試為目的的體育教育。這一次,過程性評價被寫進雲南體育中考新政中,今年入學的雲南初一學生,將每學年進行體育考試,三次考試的分數加權計入中考成績,這在一定程度上改進了考核方式。

王登峯表示,下一步可能就需要進一步地改革這樣的測試內容和測試方式,從考核內容上來講,可能要進一步廣泛,就不僅僅是一個體質健康的問題。關於教育評價體系改革的文件裏面,也鼓勵多組織過程性的評價,讓學生養成一種鍛鍊的習慣,不是説考試前拼一把就行了,我們現在講的體育改革是教會學生健康知識,基本運動技能和專項運動技能,而且要經常性訓練這些東西,還要組織學生在掌握了專項運動技能之後,要參加全員參與的競賽活動。這個是我們未來需要體育教學改革的方向。

從社會的反應來看,大家還是太關注考分,其實回頭看中辦、國辦的這份文件,涉及到中考體育分數增加的內容只佔到非常非常小的一個段落,重點還在於“以體育人”,尤其是這個“育”字,體育要讓孩子們享受樂趣,增強體質,健全人格,錘鍊意志,綜合下來就是“以體育人”,體育的技能不僅要會,還要練,更要賽,那麼有了考試有了分值,體育課該有的趣味性和競技甚至競爭性會保持得很好嗎?

教會、勤練、常賽

體育要一起拼、一起哭、一起難過、一起興奮

鍾秋俠,是北京懷柔一所村鎮小學的體育老師。作為全國獨輪車優秀教練,她已經在這裏教了25年的獨輪車課程。今年,因為疫情停課,八個月沒系統練習的孩子們有了明顯退步。新學期開始,鍾老師希望幫助孩子們在業餘時間多加練習。

學生們大多來自農村,獨輪車,對器械和場地的要求不算太高,對於農村孩子來説是個不錯的選項。用水桶在巷子裏進行障礙物練習,用自行車在田地裏做脱把平衡練習,在農村的廣闊天地裏,獨輪車一樣可以撐起孩子們的體育夢想。

如果説性格改變命運,那麼運動能夠改變性格。這些年裏,鍾老師發現,陽光、勇敢、自信,這是體育帶給孩子們最顯而易見的改變。她還通過校內、校外比賽激勵孩子們一步步追趕更好的自己。鍾秋俠説:“你成為咱們隊裏的高手,你才能去代表咱們學校去參加咱們中小學生運動會。你的成績再突出,你還能代表咱們懷柔區去參加全國的獨輪車錦標賽,所以他(學生)再一步步提高,他們的目標也是想着去參加比賽。”

最近,鍾老師還入選了教育部和耐克體育推出的第四屆“活力校園創新獎”。從2017年開始,“活力校園”項目在全國範圍內評選出眾多優秀體育教學案例,有的體育老師利用輪胎、飲料瓶製造出妙趣橫生的體育教具,有的則組織起全校籃球聯賽點燃了學生的運動熱情,在這些充滿活力的校園裏,孩子們的拼搏精神、規則意識、合作意識都在一點點養成。

王登峯説:“一個球隊就是一個同伴和夥伴一起拼、一起哭、一起難過、一起興奮,如果輸了你可以痛苦,但是如果不想接着輸下去,回去刻苦訓練,這也就是一場體育競賽給一個人帶來的成長。活力校園最重要的標誌就是校內經常性比賽,而且這個比賽是全員參與,不是隻有運動員,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個校園裏經常能夠有學生比賽的身影,這個校園真的就是充滿活力的。”

不僅要教會、勤練,還要“常賽”,這是體育教育改革對於體育課的新要求。即使未來在中考體育分數增加的情況下,這樣的要求也絲毫沒有改變,那些機械練習考試項目的體育課不值得提倡。

王登峯説:“前些年有些學校我去看他們上體育課的時候,孩子體育課上在跑台階,我説你們為什麼要上體育課跑台階呢?他説因為體育健康測試的一個項目。這個我是堅決反對,這個就是所謂的應試教育,體育教學改革就要做到教會、勤練還要常賽,這個改革方向不能因為我們測試的項目而受到衝擊,這是一個需要糾正的問題。”

國家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研製組組長季瀏説:“中國好多體育課是不出汗的,然後‘三無’體育課是無運動負荷、無戰術、無比賽,每趟課不能只學習單個技術,要學習組合技術,要對抗,要有比賽,這樣才能使學生學會和掌握一項改變中國的學生,大多數學生學了12年,甚至14年的體育課,一項運動都不會的一個狀況。”

從小養成體育鍛煉的習慣,掌握可以陪伴終身的一兩項運動項目,顯然不是為了一次考試,而是為了一生的健康和樂趣,為了培養擁有更完整人格、更全面成長的人。而且,對於已經愛上體育和經常比賽的孩子來説,一次考試還會很難嗎?

季瀏説:“你只要在足球場上經常參加足球競賽,你跑台階還能夠差嗎?你短跑和長跑還能差嗎?足球比賽不就是一會兒短跑、一會兒長跑嗎?同時更重要的是,他掌握了專項運動技能,他能夠有自己的夥伴,能夠經常性一起訓練、一起比賽,即使他走向社會可能還會繼續保留,這個就是我們希望看到的體育課的目標。”

讓體育課真正成為孩子成長當中的重要一課是應當的,除了體育,還應該加上音樂和美術,而這三堂課目前還談不上教育公平,因為城市裏好得多,而一到了農村,想把體育、音樂和美術開全了而且是真的體育、音樂、美術的老師在教,就變得萬分困難,所以我們的數學常常不是體育老師教的,因為就沒體育老師,但我們的體育在很長的時間裏,可是數學或者語文老師教的,“發個球你就跑吧”。但願現在到將來,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體育音樂美術都是大課,都能跟其它的課平起平坐。

編輯: 朱芳穎 返回香港申通香港申通
直播:第三屆長三角G60科創走廊人才峯會特邀嘉賓高峯對話